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科普宣传 > 科普普及
 
中国在世界重心东移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

日期:2017-08-10 浏览次数:

当今世界格局的变化日新月异,中国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是国际舞台上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在全球“一超多强”格局的塑造、加快世界多极化趋势和促进世界政治经济重心东移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大国崛起”成为学界和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中共云南省委原副书记、《求是》杂志社原总编辑王天玺以全新角度推出的作品《飞龙在天——中国超越美国》,将综合国力的构成要素逐一拆解,详尽分析阐述了“中国超越美国”这一主题。近日,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就新书有关内容专访了王天玺。

中国社会科学网:图书市场上关于以中国大国崛起为主题的作品可谓是层出不穷,您是如何构想并创作推出《飞龙在天——中国超越美国》这部著作的?

王天玺:现在图书市场上关于中国崛起的书籍确实很多,我创作这一本《飞龙在天——中国超越美国》,思考的角度和已出版的同类图书相比有所不同。我是把中国和美国力量的消长作为案例来研究。我认为,如果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能够在综合国力上超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就可以证明社会主义制度比资本主义制度优越,社会主义文明必将代替资本主义文明。我们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从近几十年的发展来看,中国在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迹,已经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个领域走在世界前列,把这些客观存在的伟大成就展示出来,可以坚定我们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信念。考虑到1956年,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在一次讲话中指出,中国有这么多人口,又搞了社会主义,如果通过五六十年的建设,不能赶上和超过美国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那就要被开除你的“球籍”。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大会上豪迈地讲到,现在,“我们已经彻底摆脱了被开除球籍的危险”。关于开除“球藉”的话题,不是可以给我们很大的想象空间吗。我正从这些角度出发来创作这部作品,用客观事实和充分说理来证明中国人民具有伟大的创造力,证明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比的优越性,证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我们时代可以实现的现实目标。

中国社会科学网:近半个世纪以来,世界重心逐渐由西方移向东方,从欧美和大西洋地区移向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在世界重心东移的过程中,中国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王天玺:从古至今,世界重心不断转移。在古代,东方发展快于西方,世界重心在东方,后来重心转移到西方,也就是转到欧美和大西洋沿岸地区。这次转移表明,西方兴起的资本主义文明压倒了东方古老的文明。然而,资本主义的崛起却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资本主义强国野蛮地对东方国家进行侵略和殖民,导致世界发展极不均衡。由此可见,世界重心转移到西方并不正常,也不能持久。近半个世纪以来,世界重心开始向东方转移,在这一过程中,广大发展中国家兴起,力量增强,而中国在其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正是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的快速崛起推动了世界重心由西方向东方转移。我们可以看到,世界重心的东移并不意味着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国家会像曾经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用强权去威胁其他国家。我们之所以认同世界重心的东移是因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国家是期望通过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来实现世界各国的共同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将构成综合国力的“力”分成了十一种,并从这十一个方面来逐一分析“中国超越美国”这一主题。根据您的研究,中国在哪些领域已经超越了美国?在哪些领域正在超越美国?又有哪些领域是中国需要通过努力在未来赶超的?

王天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构成因素较为复杂,我将其划分为十一种“力”,分别是经济力、金融力、政治力、军事力、科技力、文化力、人才力、民族凝聚力、社会创造力、国际影响力、国家统合力。在十一种“力”中,根据现有的研究,有七种“力”中国已经超越了美国。分别是经济力、政治力、文化力、民族凝聚力、人才力、社会创造力和国家统合力。

另外有三种力,美国还强于中国。分别是金融力、科技力、国际影响力。

还有一种力,军事力,中国和美国各有优势,可相互抗衡。

总起来说,中国综合国力正在超越美国。详细论证,读者可以参看《飞龙在天---中国超越美国》。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在书中多次提到了“美国的焦虑”这个问题,您认为“美国的焦虑”主要来自于哪些方面?导致这些焦虑的根源是什么?

王天玺:“美国的焦虑”因素很多,我认为它的焦虑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美国对自己经济状况的焦虑。美国经济目前已经陷入较深的危机之中,虽然从表面上看,经济力比中国强,但它的经济主要是以虚拟经济为主,泡沫化空心化严重。当前,美国在全球的经济霸主地位已严重削弱,鉴于经济的基础性地位,美国对此感到焦虑和惶恐。二是美国对自己世界霸主的地位受到冲击感到焦虑。这种冲击主要来自东方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一超多强”格局的形成使得美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呼百应,唯我独尊,昔日的同盟国之间也各怀鬼胎,这种统治力的失控让美国忧心忡忡。 三是美国国内各种族、阶级、政党之间矛盾重重,整个社会对美国的发展前景较为迷茫,时常发生的暴力事件更让美国焦头烂额。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在书中提到,有西方媒体认为,中国的世纪从2015年开始,您是如何看待和评价这一观点的?

王天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说法,但世界上有几百个国家,怎么可以把世纪说成是属于某个国家呢?因此我总体上并不赞成哪个世纪是哪个国家的世纪的提法。有些学者在研究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时发现有些国家在相当长时间内影响力比其他国家大,所以用一种比喻和夸张的方法来说是某个国家的世纪可以理解,有西方媒体认为中国的世纪从2015年开始,大概是认为2014年以后中国已经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并将持续发展下去。

中国社会科学网:习近平总书记“5.17讲话”和中央近日印发的《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都指出要建立中国特色的学术体系、学科体系和话语体系,您认为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在中国的崛起过程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王天玺: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提出要构建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是有重大战略远见的。它可以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树立起精神旗帜,对增强民族凝聚力更是意义深远。在人类历史上,任何国家和民族,若不能占领哲学社会科学的制高点,就不可能引领社会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中国的发展不是孤立的,它是在和世界各国的交往中前进的,无论是在物质条件,还是在精神层面,都是和世界各国共同交流发展的。如果我们可以建立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将会产生很大的精神指导。现如今,中国已具备了这样的条件,一是有几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积累,二是有社会主义新文化的伟大创造,三是形成了善于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中国经验马克主义化的宏大队伍,四是拥有十几亿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崭新文明的非凡实践和丰富经验。最后是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因此我对创造出超越西方的崭新的哲学社会科学学术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充满信心。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吴屹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